Navigation

呼吁全球制定“雄心勃勃的减排战略”,瑞士有底气吗?

在瑞士,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政府立即采取气候行动。图:2021年6月12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抗议集会上,环境运动 “灭种的叛逆”(Extinction Rebellion) 的倡议人士。 Keystone / Valentin Flauraud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上,瑞士将呼吁所有国家承诺把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但此前瑞士选民否决了新的《二氧化碳法》,如今瑞士呼吁其他国家采取更多行动,但这种做法有多大的说服力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将于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这个为期两周的会议将决定地球上全人类的命运。许多人认为这是根据《巴黎协定》应对气候危机的最后机会。这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于2015年通过,旨在与工业化前水平相比,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2℃以内”,并“致力于”将温度升幅控制在1.5℃以内。

这意味着到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将需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减少45%。此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放缓,部分减排行动宣告暂停,温室气体排放量开始再度回升,预计未来十年将增加16%。

“气候联盟”(Climate Alliance)是由100多个瑞士机构组成的联盟,其负责人克里斯蒂安·吕提(Christian Lüthi)向瑞士资讯swissinfo表示:“我们不能浪费时间,每过一年不采取行动,我们就有可能面临愈发恶化的气候危机,这将日益威胁到我们的生计。”

外部内容

瑞士在避免二次统计减排量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在峰会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将集中在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身上,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但小国也希望能表达观点,发出自己的呼声。

瑞士将倡导设立强有力的统一规则,以确保《巴黎协定》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公平执行。COP26会议瑞士代表团团长弗朗茨·佩雷茨(Franz Perrez)说:“该协议就像一部宪法,需要实施细则,在某些方面仍有待做出决定。”

《巴黎协定》第6条所列的国际碳交易市场尚未落地实施,需要各国协调解决相关问题。各国正在就碳信用的应用流程以及实施方法等问题争论不休。在碳信用机制下,发达国家可通过资助海外的绿色项目(例如太阳能发电厂)来抵减部分排放量。这种被称为碳抵消的做法已经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另外一个富有争议的问题是:谁有资格决定碳排放的抵减量?是声称通过抵减项目实现减排的国家,还是相关项目的所在国?由于缺乏明确的核算标准,在某些情况下,会出现二次统计减排量的情况。

瑞士已表示反对重复计算减排量,并正在寻求所谓的“良好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其中包括制定碳抵消的全球标准。

COP26会议将使瑞士有机会展示其与不同国家签署的一系列双边碳信用协议。2020年10月,秘鲁和瑞士签署了世界首份碳抵消协议。该协议被誉为两国公共和私营机构之间合作的典范。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瑞士进一步推广这一模式,与其他合作伙伴国家签署了类似协议,这些国家包括加纳、塞内加尔、多米尼加共和国和格鲁吉亚。

佩雷茨说:“[秘鲁协议]是两国首次联合制定规则和标准,避免重复计算减排量,保证环境的完整性和对人权的尊重,并确保减排措施可累加、可验证。”

另一项艰难的工作是为每个成员国设定实现气候目标的时间表,缔约方会议与会者必须就此事达成一致。

作为峰会筹备工作的一部分,瑞士环境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和卢旺达环境部长让娜·达尔克·穆贾瓦马里亚(Jeanne d'Arc Mujawamariya)正在研究可能的解决方案。

佩雷茨说:“瑞士的立场是每五年而不是每十年提出新的目标。该提议也得到了欧盟的支持。”

银行和保险公司发表意见

瑞士还支持为发展中国家的气候保护工作提供额外资金。2020年,富裕国家承诺向较贫困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帮助这些国家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然而富裕国家未能兑现这一承诺。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目前185亿瑞郎的资金仍未到位。

然而,随着各国在峰会前争先恐后地改进自己的气候变化应对工作,眼下出现了一些充满希望的迹象。美国承诺到2024年将其捐款增加一倍,达到每年114亿美元。瑞士计划宣布将其气候公共资金从3.4亿美元增加到4.25亿美元。

资金流在气候保护中的重要性也体现在今年格拉斯哥峰会瑞士代表团的组成上。银行和保险公司的代表将首次加入代表团。吕提表示:“我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力量来促进可持续金融的发展。他们必须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全球人民造福,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然而,绿色和平组织英国调查部泄露的分析文件表明,瑞士在气候融资方面的真正意图可能与官方立场并不一致。

气候中和目标也适用于中国

更广泛地说,瑞士将坚定呼吁所有国家都为实现1.5°C的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佩雷茨指出:“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应该达到的水平。”

瑞士代表团团长认为,二氧化碳排放大国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其中,印度、巴西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尚未就如何遵守《巴黎协定》提出长期战略。佩雷茨表示:“中国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但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它必须在2050年前实现气候中和。”中国不久前决定新建燃煤电厂,以缓解冬季能源短缺的问题。

但是,瑞士的呼声能否在关键问题上发挥决定性作用?作为一个富裕国家,瑞士仍然是世界上人均碳足迹最高的国家之一。去年夏天,瑞士选民否决了修订后的《二氧化碳法》,这使瑞士的大多数环保言论沦为空谈。由于瑞士缺乏使其经济脱碳的雄心壮志,这使该国没有底气站出来呼吁别国采取行动。

如果每个国家都采取瑞士的做法,全球气温升幅将达到4°C

作为一家结合气候科学与政策分析的非政府组织,“气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对瑞士的总体气候承诺嗤之以鼻,称其为“杯水车薪”。这家总部位于柏林的组织在2021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所有国家都采取瑞士的做法,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将上升3-4℃。

与其他130多个国家一样,瑞士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尽管这比之前的长期目标(减排70-85%)有所改进,但其短期目标基本保持不变,即到2030年将排放量减半。

《二氧化碳法》遭否决后缺乏可信度

《二氧化碳法》是瑞士实现2030年目标的主要政策工具。“下一步怎么办”的问题仍然有待回答。

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分会的气候和能源专家帕特里克·霍夫施泰特(Patrick Hofstetter)说:“在伯尔尼,没有人知道2030年的目标将如何实现,以这种状态参加格拉斯哥峰会可不妙。”

瑞士并不是唯一处于这种困境的国家。许多欧盟成员国尚未正式说明他们将如何实现2030年的目标。

COP26会议瑞士代表团团长弗朗茨·佩雷茨承认,瑞士并不适合向其他与会国提出更多要求。然而他表示,瑞士政府肯定能在2030年前将排放量减半并在2050年前实现气候中和目标。

他宣称:“我们已经向合作伙伴重申了这一点。”

这位瑞士官员坚称,《巴黎协定》的实施方式而非国家气候政策将会是COP26会议的核心议题。佩雷茨说:“而在这个领域,我们的可信度依旧如初。”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