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到底有多中立?

保持中立是瑞士与北约建立伙伴关系的基础之一

瑞士驻比利时大使兼驻北约(OTAN)代表团团长菲利普·勃兰特(Philippe Brandt)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 Ambassade de Suisse à Bruxelles

乌克兰战争当前,瑞士驻北约大使菲利普·勃兰特阐述瑞士与北约保持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他认为这与瑞士坚持中立原则完全兼容。以下是对他进行的访谈。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16日 - 09:00
Robert Nussbaum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您作为瑞士驻北约代表团团长的角色是否发生了变化?

菲利普·勃兰特:我们正经历着一个非常紧张的时期。作为代表团,我们的职责并未从根本上发生变化。我们正密切关注着北约做出的决策及同盟对局势的评估。这场危机表明:北约是安全政策领域的核心参与者,而与我们的联系网络保持畅通则至关重要。

我们与北约的伙伴关系是稳定而富有成效的。瑞士仍在继续开展诸多感兴趣的活动,特别在培训领域。25年来的实质性合作奠定了我们与同盟高度的信任关系。这种互信是珍贵且非常有益的。

北约的其他伙伴国家,如俄罗斯邻国芬兰和瑞典正向这个军事组织靠拢。瑞士是否会像一些本国政治家要求的那样,“企图”模仿这些国家以谋求保护?

保持中立是瑞士与北约建立伙伴关系的基础之一。因此,加入北约并不在议程上。我们在同盟内的合作伙伴对此状况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

此外,尽管有着不同的地缘战略环境和安全政策,我们仍与非北约成员国的其他欧洲国家,即芬兰、瑞典、奥地利和爱尔兰,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至于安全政策,则是由瑞士联邦委员会和议会决定的,代表团任命也由此产生。

但从我们的伙伴关系中可以观察到,瑞士武装部队的合作能力,用专业术语来说,也就是协同作战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这自然是瑞士国防安全能力从中获取的重要附加值。

瑞士仍处于同盟边缘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诞生于1949年的冷战时期。在跨大西洋地区现有30个成员国,其中包括前华约国家。柏林墙倒塌以来,作为针对苏联的军事同盟,北约推进更广泛的欧洲安全,同时应对着恐怖主义、信息战、新技术和中国崛起的新挑战。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在两年前断言北约已经“脑死亡”。面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北约正在重新结成军事防御组织。

1996年以来,瑞士始终是北约在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框架内的伙伴国。奥地利、芬兰、瑞典和爱尔兰也在其中。此外,北约还与其他20多个国家和组织建立了伙伴关系。瑞士尤其支持同盟在科索沃部署的维和行动,并在安全领域的民事和军事方面积极提供其专业知识。瑞士保持中立,不参与任何作战行动。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也参与了欧洲对俄制裁。瑞士不再中立了吗?

瑞士坚持中立,采纳欧盟的制裁措施并不会改变这个原则。在军事上瑞士不支持任何交战方。相反,瑞士的中立政策提供了应对特殊变化的回旋余地。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军事攻击、严重违反国际法基本准则的行为在近代欧洲史上绝无仅有。我们的中立性与欧盟制裁并行不悖。

然而,前联邦委员、瑞士人民党领导人克里斯托夫·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却认为,随着参与制裁,瑞士已经加入了战争,并选择站在北约和欧盟的一边。而俄罗斯也已将瑞士列入其“敌对”国家名单。

尽管参与欧盟对俄制裁,瑞士并没有偏离其作为中立国的法律义务。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瑞士一直在俄乌关系问题上奉行中立法。即使在目前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军事打击期间,这仍然适用。

毕竟,中立并不意味着冷漠。中立并不妨碍瑞士对违反国际法原则的行为进行谴责并捍卫民主价值观。

由于地处欧洲腹地,瑞士一直以来都依赖于北约的间接保护。但在网络攻击、导弹、核武器等现代战争技术面前,这是否仍然有效?

目前正在联邦议院进行辩论的安全政策报告明确指出,诸多现代威胁并不止于国界。这正是与其他国家和组织,如北约开展合作如此重要的原因。我们由于地理位置而受到北约保护的论点也是极为站不住脚的。瑞士同样也为欧洲安全做出了贡献。

也许在当前形势下提出这个问题或许显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但是为了回到与北约建立伙伴关系的根本初衷,瑞士能做些什么呢?提供其在维护国际人道法和保护平民方面的专业知识吗?

维护国际人道法确实是我们自建立伙伴关系以来积极推动的优先事项。我们参与了以保护平民和网络领域为主题的相关工作。此外,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对国际人道法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定期与北约交流相关信息,并对开展合作非常有兴趣。

如今乌克兰还有希望吗?

正在乌克兰上演的悲剧牵动着我们所有人。瑞士在对俄态度上立场明确,强烈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袭击,呼吁俄罗斯立即缓和局势,停止一切战斗,并立即从乌克兰境内撤军。

外部内容

在战争现场仍然有可以采取的具体行动吗?

瑞士在人道主义层面积极介入。通过波兰为乌克兰民众提供救援物资,其中包括医疗用品和基本必需品。迄今为止已经运送了四次。隶属于联邦外交部的瑞士人道主义援助组织(CSA)的成员已被派往当地,负责落实援助物资的发放。

与此同时,瑞士人道主义援助组织的第二支队伍被派往摩尔多瓦。包括药品和帐篷在内的救援物资将会送达,以满足乌克兰难民需要。除了直接援助外,瑞士还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CICR)和联合国等人道组织分别提供了50万瑞郎(约合339万人民币)和25万瑞郎(约合169万人民币)的资金捐助。

此外,瑞士还向联合国乌克兰危机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基金拨款50万瑞郎(约合339万人民币)。所有这些援助都是在瑞士一系列援助举措框架内进行的,总金额达约800万瑞郎(约合5426万人民币)。

个人履历

利普·勃兰特现年58岁,任瑞士驻比利时大使至今逾三年。同时,他还是常驻布鲁塞尔的瑞士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OTAN)代表团团长。其外交生涯始于1994年,曾派驻在巴黎的瑞士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代表团工作,并曾在雅典担任代表团副团长。在伯尔尼工作期间,他负责与西欧和中欧国家的双边关系,还负责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IAC)和海牙国际刑事法院(CPI)的关系。2015至2019年间,他赴马达加斯加出任个人首个大使职务。他出生于拉绍德封,毕业于纳沙泰尔大学法学专业。

End of insertion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