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国际日内瓦变化中的面貌

俄罗斯领导人会因乌克兰的战争罪行被绳之以法吗?

俄军用炮弹与导弹对基辅的居民住宅进行了轰炸。他们的领导人会因战争罪受到审判吗? Copyright 2022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国际刑事法院在瑞士等39个成员国的要求下,已对乌克兰战争展开调查。其他法院也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着手考虑乌克兰提出的起诉。我们将分析俄罗斯及其领导人被绳之以法的可能性有多大。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18日 - 11:11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国际刑事法院(ICC)是唯一一个有可能向弗拉基米尔·普京等个人追讨刑事责任的国际法庭,但乌克兰还向国际法院(ICJ)和欧洲人权法院(ECHR)起诉了俄罗斯。阿姆斯特丹大学国际法专家谢尔盖·瓦西列夫(Sergey Vasiliev,俄荷双国籍)认为,乌克兰在俄罗斯入侵后即打响“法律战”,考虑到当前形势,其表现可谓异常迅速,令人印象深刻。“这可能是在海外乌克兰人的帮助下,由工作在乌克兰掩体内的国际律师做到的,”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现在的问题在于诉讼能取得多快的进展和多大的效果。首先,这些法院诉讼程序需要时间。3月7日,国际法院已对乌克兰案件举行听证,乌克兰指称俄罗斯故意滥用和违反了联合国1948年的《防止及惩治危害种族罪公约》。基辅方面表示,俄罗斯错误指控乌克兰对主张分裂主义的顿巴斯地区讲俄语的人口实施种族灭绝,并以此作为借口入侵乌克兰。国际法院原定于3月8日听取俄罗斯的答复,但俄方没有露面。虽然最终裁决的做出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但据荷兰莱顿大学的国际法院专家塞西莉·罗斯(Cecily Rose)判断,法院可能在未来一两周内发布决定,提出一些“临时措施”,基本上会是命令俄罗斯停止入侵*

可俄罗斯真的会在意吗?对此日内瓦大学国际法教授马尔科·萨索利(Marco Sassoli)表示怀疑。他说:“似乎俄罗斯已不再关心国际法。”但萨索利认为法院命令对历史而言仍很重要,因为“修正主义者日后可能会说,普京是对的”。罗斯对这样的命令能否立即阻止俄罗斯的军事机器也持悲观态度,但在她看来,这或许可以在停火与和谈中发挥作用。

欧洲人权法院已发布临时措施,呼吁俄罗斯“不要对平民和民用目标进行军事打击”,也“不要做出”其他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

各法院职能

国际法院

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是联合国最高司法机关,依据国际条约与公约仲裁国与国之间的纠纷。该法院无法审判个人。其裁决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该法院没有执法机制。 

国际刑事法院

国际刑事法院也位于荷兰海牙,依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于2002年成立。该法院不是联合国司法机关,但许多联合国成员国也是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不过美国、中国、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未加入该法院。 自从俄罗斯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乌克兰已承认该法院的管辖权。2017年国际刑事法院引入了“侵略罪”,然而只能在一定限制性条件下进行起诉。该法院虽能向个人签发国际逮捕令,但需依赖成员国实施逮捕行动,它也没有自己的执法力量。

欧洲人权法院 

欧洲人权法院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需要注意的是,不应将其与设于卢森堡的欧洲联盟法院相混淆。欧洲人权法院成立于1959年,负责审理指控违反《欧洲人权公约》(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已批准该公约)案件的个人或国家申请。该法院的裁决具有约束力,但它同样没有执行机制。 

End of insertion

国际刑事法院展开调查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但乌克兰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接受了该法院的管辖权。该法院可以起诉犯有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个人。2017年,国际刑事法院还引入了侵略罪,但有一些限制性条件。即只有在两个相关国家都是法院成员国,或者案件由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情况下,该法院方可起诉这一罪行,然而在本案中,俄乌两国皆非成员国,且俄罗斯在安理会有否决权。因此,国际刑事法院只能对本案中的其他罪行进行起诉。

普京显然犯有侵略罪,但萨索利指出,要证实战争罪就没那么容易,因为必须有证据表明此人与故意打击平民行为有直接关联。在这场战争中情况更为复杂,因为乌克兰鼓励平民自制爆炸物。如果他们向俄罗斯士兵投掷爆炸物,那么依照国际人道法,他们自然会成为攻击的对象。萨索利告诉瑞士资讯,乌克兰通过社交媒体将俘虏的俄罗斯战俘“示众”,也违反了国际人道法。

不过有报道称俄罗斯轰炸居民住宅楼、使用违禁武器并对核设施展开攻击,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灾难。此外还有对俄罗斯士兵强奸的指控。乌克兰难民(200万,人数还在增加)无疑也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要讲,这也包括在法庭上作证。

在瓦西列夫看来,迄今为止国际刑事法院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进展极其缓慢。2014年该法院开始进行“初步审查”,但直到现在都未将其列为优先事项。然而,2月28日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在宣布启动调查时说,他确信已经有“合理的依据,认定受指控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确实在乌克兰发生”,现在调查将扩大到该国所有地区。他还呼吁提供更多的资源,称“我们的任务极具重要性和紧迫性,不能因为缺乏手段受到制约”。

瓦西列夫认为,该地区已经有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员,不过尚不清楚的是,他们是在难民源源不断涌入的波兰等邻国,还是在乌克兰境内。萨索利指出,这可以成为国际刑事法院推动其公信力的一次机遇,但它也必须谨慎行事。假如国际刑事法院在乌克兰问题上加快进度,却在加沙、阿富汗或格鲁吉亚等问题上拖延时间,那么它就会被指责为迫于西方强国的压力。

普京会遭逮捕吗?

在被问及国际刑事法院是否敢于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签发逮捕令时,萨索利表示,过去该法院一直相当有勇气:例如在其阿富汗调查中,就包括对美国及盟军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指控。但他认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最容易证明的战争罪行可能是那些“可怜的俄罗斯新兵”犯下的,据我们所知,俄罗斯宣传告诉他们,他们是来解救乌克兰免受种族灭绝。

瓦西列夫认为,可能有那么一天,国际刑事法院会向普京签发逮捕令,但很可能会出于担忧,不愿加剧当地的局势而在保密情况下发出。但他告诉瑞士资讯,还存在另一个问题:俄罗斯不是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普京又是俄罗斯现任国家元首,那么普京拥有免于逮捕和起诉的外交豁免权,因此国际刑事法院不能向成员国发出逮捕普京的要求。鉴于国际刑事法院没有执法力量,只能依靠成员国来实施逮捕。

所以,即使普京重返日内瓦参加和谈,他很可能也不会遭逮捕。瓦西列夫的看法是,除非普京离任或被迫解职,否则他不太可能受到拘留。

普遍管辖权和调查委员会

然而出于“普遍管辖权”(多语)外部链接原则,普京及属于其核心圈子的人在旅行时可能要小心谨慎。已将这一原则纳入本国立法的国家(包括瑞士),可以在本国境内逮捕国际罪行(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嫌疑人,并在国内法庭进行审判。荷兰也已将侵略罪纳入这一原则。

萨索利指出,俄罗斯寡头统治集团成员也可能对旅行至某些国家、把孩子送到瑞士学校寄读或来这里滑雪感到不安全-因为担心有一天会被逮捕。至于会发生什么还有待观察,但这一切都给俄罗斯总统造成更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上周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通过决议,成立一个由三名成员组成的调查委员会(多语)外部链接,以调查在乌克兰的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指控。委员会的任务是要展开调查,确认应当负责的“个人与实体”,“为将来的法律诉讼”保留证据等。人权理事会虽不是法庭,但可以协助提供法律程序所需的信息。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也正在开展调查。

国际刑事法院的资源和职能从来都不允许其接手过多的重大案件,尤其是考虑到这一点,瓦西列夫认为现在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他在最近的一篇博文中写道:“问责参与者应该加入为收集和处理乌克兰境内核心罪行证据而做的努力。正义的齿轮运转起来虽然缓慢,但已经开始运转了。这不是慰藉,而是对行动的呼吁。”

*3月16日国际法院以13-2的票数(俄罗斯与中国法官投出反对票)做出临时裁决,要求俄罗斯终止战争和停止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

(译自英语:于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