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俄罗斯还能民主吗?

俄罗斯对本国民众的威吓是行之有效的,因为在政治上除了普京你别无选择。 Keystone / Ivan Sekretarev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给自1945年5月8日开始的二战后这一历史阶段画上了句号。乌克兰选择了欧洲、西方,也选择了民主。那么俄罗斯呢,还有民主的希望吗?抑或独裁政权会越走越远?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7月0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wedew)任总统期间(2008年5月7日-2012年5月7日),许多人- 这其中也不乏瑞士人- 都天真地以为这个国家开始了它有限民主的历史。梅德韦杰夫的箴言“自由比不自由好”曾作为未来10年的发展纲要而得到重视。然而,2012年5月6日在莫斯科Bolotnaja广场爆发了抗议,令所有人的希望都落了空。

随后更有一系列的专制行动在俄罗斯展开:2020年夏的修宪旨在增加总统普京的执政年限;试图谋杀纳瓦尔尼(Alexej Nawalny);持续打击地方自治势力;强迫媒体统一口径;肃清《Rain TV》电视台和《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在政府内部镇压所谓的“系统自由主义者”;并最终发动了侵乌战争。所有这一切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普京政府为开战进行的有意识的准备。

被困住的社会

“克里姆林宫成功地在精神上将俄罗斯社会’困住’了。”Ulrich Schmid说。他是一位研究斯拉夫语言的瑞士人,也是文学批评家和高校教师。“如果有4个俄罗斯人,那么其中的3个都相信北约是敌对组织,”他继续说,“人们普遍认为俄罗斯就是要挑战美国的霸权。俄罗斯政府成功地胁迫了它的人民,因为从政治体系上来说,除了普京你别无选择。唯一能动员民众的两位政治家:Nemzow死了;Navalny在监狱里。”

Ulrich Schmid的学术生涯开始于巴塞尔大学,他曾是斯拉夫文学专业的助理教授;自2003-2005年他是伯尔尼大学斯拉夫语言文学研究中心负责瑞士国家基金会项目的教授;自2020年2月起他成为圣加仑大学主管对外关系的副院长。他认为帝国思维对俄罗斯影响巨大。“很遗憾,帝国思想在俄罗斯总是压倒一切的最后一张王牌。”Schmid说。所以时至今日不少自由主义反对派在面对帝国梦时依然犹疑不决,无视霸权会对俄罗斯、全世界造成多大的破坏。对Schmid来说,唯有加强俄罗斯的联邦制,才有可能冷却民众对于帝国的狂热。

“精彩的多元化”

而乌克兰,这个普京于2月24日公然违背国际法入侵的俄罗斯邻国,它在苏联解体后的发展是积极的。“其原因之一便是,在世纪之交该国没有一个’强壮’的男人从情报机构走出来,利用政治系统的弱点为自己掌权谋福利。”Benjamin Schenk说。他是巴塞尔大学历史系、东欧及近代史专业的教授。“所以在乌克兰,寡头政治并未击溃媒体的力量,在乌克兰的电视中,直至被入侵前都拥有宝贵的多元化,展示着不同的意见。”

与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不同,乌克兰的民间组织在近20年间得到了自由发展。自2017年开始的欧盟内部的“签证自由”也功不可没,乌克兰人得以深入接触中欧与西欧的人,这在近些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所以许多乌克兰人都抱有今后将以不同形式参与“欧盟”和平项目的希望。

留下真空地带

Benjamin Schenk指出,二战后西方占领区内的德国人是被同盟国真正引向民主的,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并没有这种条件。在马歇尔计划的带动下,西欧得以重建并成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这为联邦德国创造经济奇迹奠定了基础。但俄罗斯在1991年后并未实施类似计划。所以Schenk表示,俄罗斯并不具备同样的民主基础。

Ulrich Schmid对此表示赞同,并认为今后会出现转机。“德国在二战后也是在西方的压力下才开始关注人权、民主和多元化的,”他说,“只有当这个国家认输了、被西方势力攻占了,这些才会发生。毫无疑问,俄罗斯要对其战争罪行负责。但对这段历史的梳理要在普京时代结束后才有可能进行。”

因此,面对今后某一时刻终会到来的战后时代,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个不平等的相邻国家将会有着非常不同的起点:在乌克兰,防御性斗争和国际团结加强了对自由和民主社会价值观的支持;与此同时,在俄罗斯,大多数战前对民主发展持积极态度的人则已纷纷离开这个国家。

那么,俄罗斯在未来的民主变革中需要什么? Ulrich Schmid 列举了一系列元素:"一个谴责职权滥用的自由媒体,一个保证法律确定性的独立司法机构。此外,还需要一个警醒的公民社会,以便公民不被政治宣传搞得昏头昏脑。"

西方的失策

Benjamin Schenk也痛斥了西方的失策。“西方国家本该大力支持俄罗斯的民主化,提供更全面的经济支援、推进更多的留学交流项目、建立姐妹城市间的合作网络,取消游客的签证义务等。” 西方也不该出于利己的目的“支持‘俄罗斯的经济新贵们’掠夺自己的国家。” Schenk说。

“俄罗斯到底该采取什么措施,那些民间组织的俄罗斯专家们知道得比我清楚,” Schenk说,“他们并不需要我的建议。”

(译自德语: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