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他们宁愿沉默-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

普京发起对乌克兰的战争之后, 移居瑞士和欧洲的俄罗斯人陷入尴尬境地。这些海外俄罗斯人也在承受着战争后果。这张照片摄于维尔纽斯的一次示威活动,这本燃烧的俄罗斯护照象征着人们对乌克兰战争的抗议。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自俄乌开战以来,瑞士人更容易与乌克兰人休戚与共,那么对于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来说,他们的处境如何?针对他们的敌意是真的日渐增多,还只是俄罗斯的一种宣传?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03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并不是所有俄罗斯人都拥护普京,普京也不能代表整个俄罗斯”, 在瑞士生活的一个俄罗斯艺术团体在一封公开信(德)外部链接中这样写道。但这并非不言而喻之事。瑞士媒体上出现了越来越多俄罗斯人因乌克兰战争而受歧视的画面,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甚至谈到了所谓的“厌俄情绪”正在蔓延。

3月时有一张照片在Instagram上流传甚广,一名蒙特勒国际学校的女学生被打,因为她来自俄罗斯。然而学校在电话中证实:假新闻,是宣传。那么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处境到底如何呢?

外部内容

在16450多名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当中,有三分之一生活在日内瓦和沃州。但无论是日内瓦的州立反种族主义顾问办公室还是瑞士法语区组织LICRA(国际反种族主义和反反犹太主义联盟)都没有收到俄罗斯人的歧视投诉。

“这并不意味着在现实中就不会发生,“日内瓦反种族主义顾问办公室的Anne-Laure Zeller说。可能这一群体并不知道该办公室的存在,或者尚不需要求助。“我们的经验是:大部分情况下需要一个令人震惊、具有破坏性的意外事件,像语言羞辱、多次遭到歧视,或长时间遭受’微歧视’,才会有人到我们这里来求助。” 种族主义的目标往往具有可视特征,如皮肤颜色或明显的宗教标志如头巾等。

憎恶由来已久

已在瑞士生活了10多年的安娜来自圣彼得堡,她不愿将自己的姓氏公之于众。她是一家大学组织的成员,该组织负责在瑞士法语区主办与俄罗斯文化和语言相关的活动。她还从未听说有人歧视来自俄罗斯的人,这位语言学家说:“咱们实话实说,瑞士人在街上是分不清谁说俄罗斯语、谁说乌克兰语的。” 此外许多乌克兰人的母语就是俄罗斯语,他们的姓也说明不了国籍。

外部内容

但从口音来说,至少斯拉夫人能大概判定,说俄语的人是否来自俄罗斯。如果真的有敌对行为,那么也多来自前苏联的人,安娜说:“这种敌意并非现在才有,已持续多年,是20世纪复杂的历史情况和邻国国民的自我认定决定的。” 至于乌克兰,她表示:“多年来俄罗斯罔顾乌克兰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事实。所以部分乌克兰人可能会因此厌恶俄罗斯人。”

并未形成系统性问题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可能导致了这种敌意的增加。一位俄罗斯女性曾说在日内瓦的有轨电车上被一名乌克兰人大骂。在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歧视性评论。但到目前为止发生在街头的敌视行为却并不多。

学校里也未发生系统性问题。沃州仅在3月初时上报了一起在Coppet发生的校园歧视案,学校领导很快介入并解决了问题。“乌克兰战事刚起,校领导和老师们就都警觉起来。学校发展及问题预防部起草了一份文件,指导大家如何分辨有种族歧视倾向的言论及暴力行为,”教育及青少年发展部的发言人Julien Schekert说。

日内瓦州教育部的发言人Pierre-Antoine Preti也表示,该州的教师对校园霸凌保持高度警觉,还有多个项目可以提升他们的敏感度:“日内瓦有不少说俄语的学生。他们甚至可以帮助乌克兰难民更快地融入当地社会。”

外部内容

叫停文体活动

但俄乌战争的爆发还是让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受到了影响。有几位以私人名义向联邦反种族主义委员会投诉:“诘问俄罗斯人为何被文化及体育活动排除在外,”该委员会主任Alma Wiecken说。

例如Verbier古典音乐节就罢免了俄罗斯指挥Valery Gergiev音乐总监的职位。因为他长期以来是公认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者。有些机构的作法更甚:在图尔高俄罗斯大提琴手Anastasia Kobekina的演奏会也被取消了,虽然她是乌克兰战争的反对者。

对许多瑞士人和当地机构来说,这样的一刀切并不可取。例如洛桑室内管弦乐队就在一份声明(法)外部链接中称,他们既不会歧视俄罗斯音乐,也不会歧视俄罗斯艺术家,且不会要求他们对自己的政府表态:“我们知道,如果一位俄罗斯人公开反对政府,那么他不仅是在拿自己的、还有其亲属的生命冒险。要求本不享有言论自由的人自由地发表意见,是一种天真且危险的行为。”

难以把握的平衡

然而这正是生活在瑞士的俄罗斯人要面临的两难境地。难道只因不少瑞士人期望,就要和俄罗斯政府划清界线吗?还是最好保持沉默?我们曾邀约多个在瑞士的俄罗斯组织接受采访,从开语言课、舞蹈班的,到举办体育和文化活动的,都未收到回音。看来发声太难。

有些组织甚至不敢再举行公开活动。Anastasia Nicolier负责在瑞士法语区为说俄语的人组织社会文化活动,她说:“我们用俄语举办活动,吸引了很多国家的人参加。但我们决定先暂停一段时间。这并非仅仅因为政治站队问题,而是觉得现在有些不合时宜,不该在战争期间组织节日活动。”

语言学家安娜也有过尴尬经历,她曾在私人场合被要求对祖国的政治问题表态。“一位朋友对我说,我必须公开与我国总统的政治路线划清界线。其实我从未选过普京,也是在俄罗斯政局刚开始恶化时离开的,”安娜说。

所以她受到了批评,因为她不仅为乌克兰人担忧,还担心俄罗斯人,特别是在那里受政治迫害的。“这并不意味着,我是在否定乌克兰所遭遇的一切,绝对不是。为什么非要我选择一边呢?当前局势下许多人都在受苦,人们不该彼此猜忌。”

教堂为团结而祈祷

为了防止俄罗斯人在社会上被孤立,东正教主教Emilien Pochinok行动了起来。在日内瓦湖区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之一勒维西内圣十字教堂(Exaltation de la Sainte Croix)里,他在来自10几个国家、讲俄语的信众面前祷告:“我们斯拉夫人是一个大家庭,”Emilien说,15年前他从摩尔多瓦来到了瑞士。团结对他来说很重要:“或许我们是不同的,但我们还有更多的相同点。这是我要强调的。”

起初该教区向乌克兰边境运送了救援物资,现在主要在瑞士帮助难民。然而情况在不断发生变化,他说,开始时这些乌克兰人只需要吃的和住的,现在战争已持续月余,他们就有许多问题要问:上帝怎么会让这样的战争发生?俄罗斯士兵为何要杀害乌克兰平民?

绝望的情绪中还掺杂着愤怒与仇恨。面对这种情况,他总试图找到最准确的词汇:“我们不允许评判,我们不允许只站在一边,我们要为和平而祈祷。” 但这并不容易。告解室里,一位乌克兰姑娘曾对他说,在教堂里如果有俄罗斯女人站在身后,她就会感到非常厌恶。Pochinok主教表示:“我们必须宽宥,必须向前看。每一天都是上帝给的礼物。”

外部内容

(译自德语: 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