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从布达佩斯到赫尔辛基:追求民主、捍卫民主的城市

洛桑市赋予了所有居民公民预算投票权- 不分国籍、居住时间或年龄。 IMAGO / Westend61

在这里停滞不前,在那里遭遇挫折-民主及民主原则在世界范围内备受压力。然而有一股力量,似乎可以和独裁主义者、平民主义者分庭抗礼:那就是像布达佩斯、阿姆斯特丹、赫尔辛基和洛桑这样的进步都市。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1月27日 - 09:00

“这里将成为布达佩斯新的集会中心,”Marietta Le说。作为匈牙利首都负责公民参与的官员,她对此最有发言权。尽管如此,站在市政厅前的她看起来依然有些迷茫:面前这个巨大的停车场位于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的中心,可看起来并未得到妥善维护。15年前,欧盟的第九大城市布达佩斯邀请了荷兰的明星设计师Erick van Egeraat对已荒废的12万平米的市政大厅进行整体改造。

然而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至今未能成真,因为缺少资金。

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án)在匈牙利已执政12年,他和他的青民盟不仅将选举法修改得有利于自己、限制了新闻自由,还卡死了城市和社区的资金来源。“虽然城市可以为许多全球问题提供答案,”布达佩斯新成立的“城市外交”办公室的Oliver Pílz说,他指的是气候变迁、移民危机和新冠疫情问题。

布达佩斯:独裁国家与地方民主

布达佩斯的民主状况似乎可以代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它的市政厅自19世纪建成以来曾长期被当做军队医院使用。就在距这栋巴洛克建筑几百米远的地方,国会大厦(Országház)矗立在多瑙河畔。匈牙利议会便设在这栋足有300米长、富丽堂皇的建筑里,在欧尔班的领导下它变得唯唯诺诺正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是无所不能的总理权限。

鉴于此哥德堡颇具威望的民主多样性(Varieties of Democracy)研究所将匈牙利定为欧盟首个不民主的专制国家。作为一个国家或许是这样,在地方上则不尽然。

政治学家Zoltán Pállinger在视频中对匈牙利的公民权予以解释:

“在布达佩斯我们市政厅正想尽办法争取更多的自由和民主,” Marietta Lee说,她还提到了公民顾问团、参与预算和地方性公民投票等具体的民主措施。为了实现这些,自2018年起执政的市长Gergely Karácsony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和更丰厚的资金支持。例如来自“城市外交家”Oliver Pílz的帮助:“我们成立了一个自由都市国际联盟,欧盟直接的资金扶持会帮助这些城市,”他说。该项目颇有成效,布达佩斯“城市基金”的游说宣传已赢得欧洲36个城市的支持,全球共有25位市长在“自由城市公约”上签名。

传统的外交官也对此赞誉有加:“我一直相信,城市不仅仅是民主的摇篮,更是民主的保护者和建设者,”奥地利驻斯洛伐克前大使Helfried Carl说:“城市已展现出民主未来的模样:更具包容性、参与感、更加便利和公正,”这位53岁的外交官说。

所以他发起了非官方的“欧洲民主之都”倡议,“新头衔将会颁发给认真对待民主需求、努力完善参政系统的城市,”Carl说,例如像阿姆斯特丹、赫尔辛基、墨西哥城和瑞士第四大城市洛桑这样的民主都市。

洛桑:包容性的先锋

并非只有在匈牙利这样国家政府公开反对自由和人权的国家,人们才要推动民主和地方改革。虽然各国的基础不同,但在民主已成型的西欧国家,许多民主问题依然会遭人质疑。瑞士不仅仅是在推行女性选举权时困难重重,直至今日仍有37%的居民不享有政治投票权。但莱蒙湖畔的洛桑不在此列,就政治的包容性来说它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洛桑民主问题行政专员David Payot说:“民主并非是一种让所有人共同抉择的艺术,而是要推动大家共同行动,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洛桑是有具体措施的:在瑞士居住已满10年的外国人享有投票权;此外外国人还有多项议政权:“所有居住在洛桑的人,无论国籍、居住年限及年龄都可以享有公民预算投票权*,”Payot说。43岁的他已投身洛桑的地方政治25年,他总结道:“对我来说城市是一个可以实际感受到民主的地方”。

公民预算投票权

公民预算投票权,也叫参与预算权,是公民参政(德)外部链接的一种直接形式。市政部门为了加强预算的透明度(德)外部链接,会邀请公民至少对部分可自由支配的预算资金(德)外部链接进行共同分配和决定。

End of insertion

阿姆斯特丹:反对削弱民主力量

与瑞士相比,荷兰国家与城市之间的斗争更为激烈:这一位于北海之滨的王国是欧洲首个先推行后取消国家级直接民主公民权的国家。2015年才刚引入的公民复决权在3年后又被议会从宪法中剔除。“政府不喜欢公民投票,”政治学家Niesco Dubbelboer在阿姆斯特丹沿阿姆斯特尔(Amstel)河散步时说。在经历了这一“民主罪行”(Dubbelboer用词)后,荷兰首都的首位女市长Femke Halsema在59岁的Dubbelboer帮助下开始制定新的城市宪法。该法将于2022年2月1日生效,今后近百万的阿姆斯特丹人均可凭借4项新的公民权益投身地方政治舞台。这是阿姆斯特丹反对荷兰削弱民主力量而采取的有效措施。

阿姆斯特丹市用这一图示解释启动公投的四种方式。 Gemeende Amsterdam

放眼欧洲的东北部,芬兰的情况又是不同。这里的政坛由行政部门把持,单独的公民往往无力对抗。首都赫尔辛基就此提出了一个非比寻常的答案:“民主游戏”。“Jan Vapaavuori是第一位由人民通过非直接方式选出的市长,”自2018年起在市政当局负责民主发展协调工作的Johanna Seppälä解释说:他的当选奠定了民主的合法性地位,但Vapaavuori并未借此为自己夺权谋福利,而是让4万名员工接受了以“平易近人为行政工作原则”的培训,还为此打造了一副桌游作为协助。这带来了文化上的转变:“积极而活跃的居民受到欢迎,而此前他们是被行政部门视为捣乱分子的。”

不仅在欧洲,在世界上的其他地区城市也是民主的推动者,例如在平权问题上:正是在那些男性才拥有国家话语权的地区,女市长们正在地方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Claudia Sheinbaum在墨西哥城、Claudia Souad Abderrahim在突尼斯,还有东京的小池百合子等等。

城市针对民主所进行的多种多样的努力也对国家产生了影响:例如在专制统治下的匈牙利。 在将于2022年4月3日举行的议会大选上,欧尔班首次有了竞争对手Péter Márki-Zay,他身后站着整个国家的反对党。这位50岁的希望承载者很有胜算,因为他亲民民主派的呼声很高,而这样的声誉是他担任匈牙利南部小城Hódmezővásárhely的市长时赢得的。

系列 言论自由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