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教育

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应该关注瑞士学徒制模式?

昔日的学徒如今已晋升为瑞士各主要银行,乃至这个国家的掌舵者。享誉全球的瑞士学徒制,往往被推崇为国际职业教育培训领域的“黄金标杆”,同时也是瑞士年轻人的不二首选。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2月21日 - 11:00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在曾经亲历过瑞士学徒制职业教育培训的诸多知名人物中,最声名显赫的包括瑞士规模最大银行机构瑞银集团(UBS)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埃尔默蒂(Sergio Ermotti),和两位现任联邦部长:曾参加过农业学徒培训的经济部长盖伊·帕尔莫兰(Guy Parmelin),和从农业合作社商务文员起家的财政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

“年纪轻轻就参加工作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我在那时学到的技能与反应能力,令我的事业生涯获益匪浅,如今每天还会用到,”毛勒有一次在“瑞士屋”(House of Switzerland)接受采访时说道。

瑞士的双轨制教育体系将教育与培训相结合,一方面要求学徒工在企业里完成基本培训和接受职业教育-同时领取学徒工资,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完成每周一到两天的在校课程学习。在瑞士双轨制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下,约有三分之二的初中毕业生会选择学徒制这条发展路径。

从餐饮服务行业到高科技产业,瑞士目前约有230种职业培训工种可供选择。

职业教育培训体系被视作瑞士经济的一个成功因素,因为这种制度不但输出了优秀的劳动力,还使得青年失业率保持相对较低水平(2021年平均值为2.5%)。

新冠疫情

然而在疫情之初,曾有人担心年轻人会难以找到培训岗位。当时各企业都在“勒紧腰带”,2020年春季的“封城”更是雪上加霜,令中学生很难去参加面试和工作安置机会,而这两样都是锁定学徒岗位的基本要素。

好在这些担心大都毫无根据。“总体而言,事实证明职业教育培训体系在疫情期间顶住了危机,”2021年11月的一份报告(多语)外部链接做出这一结论。这份报告的发表标志着一个新冠疫情期学徒制政府特别工作小组的正式解散。

但如监测疫情对学徒影响的《学徒制脉搏研究项目》(德)外部链接所示,有时居家办公(就学徒培训开始时而言很不理想)和隔离需要会对年轻人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也有弊端

即使是在疫情之前,这种体系就已经面对一些挑战。部分家长和学生认为,瑞士的年轻人不得不过早为今后的人生道路作出了职业抉择。他们争辩称,一位年仅14岁的青少年怎么可能就明确自己将来想做什么呢?但专家却表示,学徒培训能为年轻人提供宝贵的生活经验,此外学徒们也始终拥有选择权,以便今后能随时改变职业方向。

当然,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侨居瑞士的外籍移民和专业性极强的工种从业群体中,出于声誉或面子原因,他们往往会给子女施加压力,要求孩子投身学术研究的道路。目前在瑞士,仅有约25%的学子会选择进入高等学府深造。

尽管如此,瑞士政府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对学徒制依然抱有坚定的信心,并定期向海外积极推广其优势和成效。宣传机会之一就是为年轻人举办,算得上“职业技能奥运会”的世界技能大赛,瑞士年轻人的表现一般都相当出彩(2021年的竞赛因疫情被迫取消)。

瑞士学徒制职业教育培训也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赞誉:经常被提及的“黄金标杆”这一标签,来自于2015年经美国哈佛大学支持开展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认为,瑞士在职业教育体系的国际比较中首屈一指,独占鳌头。

美方兴趣

美国一直就在了解和学习瑞士的办法。2021年11月,时任瑞士总统的帕尔莫兰在出访华盛顿时,曾亲自续签与美国就职业培训的一份谅解备忘录。

在之前的几份协议有效期内,数个美国代表团前来瑞士考察学徒制经验,美国还有多个州发起了推动类似瑞士模式的教育培训倡议。在美国设有生产厂的瑞士企业也在大力做宣传。

瑞士特色

此外,最近的学徒统计数据显示,许多一开始选择学徒岗位的人之后会继续深造。这属于专业高等教育,是一项瑞士特色。这种教育方式已在护理、IT等专业领域站稳脚跟,使得接受此类教育的人能够深化所学知识、培养管理技能。

年轻人如果获得了联邦职业高中毕业证书,那么就有可能进入更注重实践的几所瑞士应用科技大学深造,前提是已经完成了学徒培训。要想进入学术性大学,那么就需参加另外一种考试。

然而这些高等职业教育资格证书却不总是被国外承认,尤其是在那些大学教育仍占主导地位的国家。目前围绕如何最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正在进行讨论。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